首页 小说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二章 大哥哥你的肾生病了吗

罪恶记录本 by 框雨何

2018-4-1 16:39 / 3309字

  

于是我抱怨着离开家门,去面试了。  

“等一下!二鱼你给我等等!”登登登的下楼梯声和二胖的喊声让我停下了脚步。  

我:“哼!危险的女人!是想靠着咬我小丁丁的伎俩让我妥协么?不可能!”  

二胖“你想多了,你把这个面具戴上,我怕你把别人给吓死。”  

我:“……”  

最终我还是把这个丑陋的面具带上了,但是二胖说的对。我的帅气,是世人永远不敢直视的。给自己戴上一张面具,也是为了芸芸众生不再盲目的崇拜我!  

于是我来到了面试的地点,居然!  

是那家快捷酒店!  

干练的职业装衬托出来她完美的身材,简约的短发加上文艺的眼镜挡不住她完美的容颜。  

这家酒店的经理还真是漂亮的不行耶!(•̀∀•́)  

但是这些跟我没关系,因为——这个漂亮前台经理在给我面试。  

问题是,看了我的身份证后,为毛要一个劲的吐啊!  

明明我已经带了面具好吗!就算是被称为颜值杀手的身份证也会把别人给帅到吗!?  

我真是一个有罪的人!  

“所以,你真的不要我摘掉面具吗?”我一只手优雅的放在遮挡住我完美脸庞的面具上,深情的问着这个被我帅翻的前台经理。  

“不用……呕~不用了,我怕我进医院!”妹子拿出纸巾擦了擦嘴,说道:“你应该也听说了,本来我们酒店生意好的不行,但是那件事。让我们那些胆小的员工都吓跑了。没办法,只能高薪聘请服务员,你还是很荣幸的!你的工资比我都高!”  

我:“那个,我可能不会。难道接下来的剧情不是应该我被潜规则……然后……被咬小丁丁吗?”  

经理妹子:“……”  

我:“要不然咱们简单一点,直接咬小……噗!”  

经理妹子忽然就把一套工作服摔在了我的脸上!唉!女人啊!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咬你妹啊!赶紧换衣服!去把那间死人的房间打扫出来!要不是实在缺人手!怎么会用你!”  

于是我装备着看起来很牛逼的保洁衣服,走进了那间发生了凶案的现场。  

进房间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张十分整洁的床。  

“床单很干净,没有过翻滚的痕迹。死者和凶手并没有过性行为。这样看来是单纯的割肾行凶。”  

于是我转头望向一边的洗手间,洗手间的门开着。我慢慢的走进去。尼玛!  

这也太残忍了!  

整个浴池里全是血!经过了一天的时间后,已经开始凝结。一股腥味忽然冲进我的鼻孔。  

“呕~~~让我先吐会。太恐怖了!真恶心!”  

终于我吐完了早餐所吃的两个煎饼果子,然后捂着脸离开了卫生间,打开了窗户,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清理一下肺里浓重的血腥味道。  

但是!喵了个咪哒!  

这房间,这窗户,居然在二层。窗沿地下就是一个空调排风箱,顺着排风管道就能爬上来。  

咦?卧槽!等等!  

空调排风箱上是个啥!  

空调排风箱上落满了灰尘,但是两个新踩过的脚印格外的显眼。  

(•̀∀•́)“我tm的简直是天才!这都能让我猜出来!一看就知道凶手是顺着排风管道爬到空调排风箱上。然后……然后我就艹嘞个蛋了!上面只有一双脚印!!”  

就是说凶手还在这间屋子里!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于是惊慌失措的我准备逃跑了,蹑手蹑脚的转身然后我又艹嘞个蛋了!居然这个凶手就站在我身后!  

→_→我特么该怎么办?明明我辣么帅哒,难道天妒红颜么?我不要!我要和这操蛋的命运战斗!  

首先——  

(•̀∀•́)双腿下跪,泪牛满面,大声哀求:“求求你放过我啊!我这么的帅气!千万不要因为我得美貌犯傻啊!你要相信!我的帅是天生……→_→卧槽!你丫拿什么玩意在捅我?!”  

“当然是,手术刀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是谁?”  

“张德仇!”  

“你真诚实,长的果然丑!”  

一把手术刀插在我的腰间,卧槽!?这是要割肾的节奏??  

哎我操!这个一次性注射器又是干嘛的?  

耶?我堂堂一个罪恶记录者,居然晕逼了。  

那么?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碰!”  

鸢都市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司的办公桌被白释用力的拍了一下,然后白释疼的不停甩手。  

“你说啥!孙局你说啥!二鱼被割肾了!”  

“没错,经确认。这次的受害者是你那个精神病兄弟。胡二鱼。”  

孙局长坐在白释的对面,默默的点了一颗烟。转头看着窗户上的绿植。语重心长的劝说道:“小白啊,你也别着急。毕竟你那哥们精神有问题,孙哥不是不帮你。而是担心二鱼他不配合啊!”  

“孙局你不用说了!你们有计划,还不到收网的时候。可能觉得损失一个傻子没什么关系。可是那个傻子是我兄弟!你们不救!我自己救!”  

“哎——小白你别冲动!谁说不救了?”  

“你的意思是救了?你现在马上跟我去救他!”  

孙局,全名孙航严。四十多岁,碌碌无为。  

孙航严其实挺无语的,那个傻子,也就是我。胡二鱼。我tm并不是被绑架!而是被割肾!我是被割完肾扔大街上被发现的!救个毛线啊救!应该是抓人!  

所以孙航严忽然觉得,傻子的朋友,也是傻子。  

“小白啊,人不用救。案发现场我们知道在哪,但是你那哥们是没用了之后扔大街上被热心市民发现的。所以不用救。”  

白释:“……”  

白释:“你不早说。那那个医生呢?抓住了吗?”  

“……逃了。”  

白释低着头的时候,孙航严就觉得不太对劲。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白释这小子居然敢在警局里袭警。  

“孙航严我...尼玛…b......”  

所以白释袭警,情节严重,罚款一千,拘留十五日。  

(•̀∀•́)卧槽!那我得住院费谁给我出?!  

然而另一方面,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只觉得左腰子有点疼,伸手摸去,居然被人包扎了。然后我所能确认的事是,我果然被割肾了。  

我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环顾四周。一片漆黑。  

不过周围空气的味道怪怪的,是一种类似于很久没清理的垃圾桶周边的味道。甚至更甚!  

然后我听到有人说话,我屏住呼吸。  

然后,垃圾桶的盖被人打开了。  

居然真的是在垃圾桶里。  

然后我被送往了鸢都第一人民医院。再然后,就出现了我现在的情况——  

医生逼着我付医药费!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了一些别的事情。  

张德仇,男。二十九岁。外科医生。总有七年的丰富临床经验。  

但是大约是在半年前,张德仇因为爱上了一个性工作者而被第一人民医院开除。  

再后来,张德仇开始从事原木生意。生意火爆,从未失手!  

当然还有一些另外的事情。还有一些我从医院小护士嘴里打听出来的一些事。  

张德仇半年前遇到了一位年龄仅十二岁的那个什么什么病的患者,而且是一个病情严重的儿童患者,而且肾源紧缺。而该病患家庭却实过的凄惨。姐妹两人相依为命,姐姐在一个名为高哥的人手下从事性交易。而这位姐姐,就是死者童语,患者是童言。  

高昂的医药费,让童语不得不大笔大笔的借高哥的高利贷,后来张德仇倾家荡产帮助童语还债。  

只是,失去了工作的张德仇更加没有能力去帮助这对可怜的姐妹了。因为这些钱远远还不够!于是这位走投无路的张德仇开始惦记上了原木生意。他那精湛的外科技术,正是犯罪分子所缺少的。于是,张德仇还是没有还上高哥的高利贷。  

这让张德仇更加的不计手段,疯了一样的联系货源。而更狗血的是,张德仇开始渐渐的对童语有了好感,不会再去从心里歧视童语的身份。这是半年来张德仇唯一残存的良心。只是现在,可能唯一一点点的良心。也已经湮灭了!  

或许并没有。  

那家快捷酒店的床单表面是整洁的,床单上的血迹也很少。这说明张德仇当时下刀十分小心,已经是尽力避免被害人大量出血。但是这样的话,明明一开始就有机会使被害人致死。又为什么张德仇要刻意的将被害人拖到洗手间进行杀害呢?  

为什么是拖?如果是将被害人拖到洗手间,从床到洗手间这段距离的血迹应该会有明显的拖拽痕迹。而且,明显不会是抱,如果被害人是被抱到浴室的话血迹应该很少,应该是是滴落在地面,并且是形状应该是溅开来的。  

而那天我所看到的血迹则是——小区域并且杂乱无章的分布着。  

所以,被害人是自己走进了洗手间,躺在浴室里。最后失血过多而亡。  

这样看来的话,张德仇是个好人,但是这好人牌没办法洗清他的罪恶。毕竟死者因他而死。  

所以,取走别人身体器官的罪恶,不容饶恕!  

“绝对不容饶恕!我要记录……卧槽!真疼!”  

没想到大声说话都会撤动伤口,唉!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张德仇!  

“大哥哥,你的肾也生病了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笔墨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