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一章 我叫胡二鱼

罪恶记录本 by 框雨何

2018-4-1 16:38 / 3179字

我叫胡二鱼,出生在孤儿院。年方十八,自我感觉貌美如花。辍学已久,无业游民。不,应该说我有一个很特殊的工作。我把自己称为——罪恶记录者。  

你们应该很容易看到我的,我会在你们对别人实施暴力或者压迫的时候出现。因为那个时候我会是你身边的一个路人,或者猫狗,甚至一棵树、草甚至一粒尘埃。但是我总会在你们的身边,记录下你们的罪行。用我始终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和铅笔。记录你们的故事,讲述你们的故事。  

咳咳咳,以上基本胡诌。  

我叫胡二鱼,我现在正在马路上徘徊。几天以来还未曾记录新的罪恶,因为,我tm已经穷的吃不上饭了,所以先还是讲述我的故事吧。T_T不过没关系,我还有我的兄弟。  

我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去找他借钱。因为我从小时候开始就跟他借钱然后我就从没还过。所以当我现在把脚迈进他家房门的时候——他说:“卧槽!快还钱!从十八年前开始,一共是三百七十三万五千零五十八块八毛五…分!”  

我露出淡淡而傲娇的笑容,把迈出去的左脚抽回来。转身,你好!再见!  

于是很有趣的画面出现了。我在马路上一阵狂奔,他在我身后玩命猛追,而且他手里拿着一把菜刀。  

其实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追上我了。然后,警察叔叔追上他了。  

这真的不是最好的结局。但是对我来说是!我们两个同时拘留十五天,并且以扰乱治安的罪名,各罚款一千。幸好我有兄弟,他帮我交了罚款。这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了,因为我tm有饭吃了(•̀∀•́)  

我这个兄弟,叫白释。是我发小,我们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但是却走向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那年我十四岁,被一个色色的糟老头子领养了。那年白释也十五岁,被一个色色的漂亮大姐姐领养了。  

不过我是幸运的,因为那个色色的老头领养我之后每天教我怎么从一种叫做网络的东西上下载一男一女光着身子摔跤的视频。我觉得好残忍,那视频里面的男人,小丁丁都被女人咬了。女人好可怕!  

而白释就没我幸运了。漂亮大姐姐一直在虐待他,不停的给他钱。让他不断的学习各种各样无聊的东西,比如钢琴料理各国语言以及超负荷的身体锻炼。而且当白释不听话的时候,那个看起来漂亮的大姐姐,就会咬他的小丁丁!真残忍!女人真可怕!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我们做兄弟!老头子告诉我钱这个东西是一种罪恶,有很多人为了它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所以我一直在默默的帮助白释分担这种罪恶。但是最近白释被钱这个东西蛊惑了。一直想为了这个东西杀掉我!  

不过我不怪他,都是钱的错!这是一种罪恶!我必须要救赎他!  

这个地方叫监狱,我在这里认识了好多朋友。他们说想要我的菊花,但是很抱歉我不养花。而且他们是有罪的人!他们随地乱扔垃圾!比如洗澡的时候他们老是把肥皂扔掉。  

总之在监狱里的十五天,我和白释都过的很开心。  

所以当我们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我告诉白释:“你的钱最近又多了,罪恶又上升了!所以让我来救赎你吧!”  

白释:“……”  

当年领养白释的大姐姐来接我们回的家。  

家,这个东西,也是罪恶。  

所以我没有,而白释有了。听说漂亮大姐姐和白释已经准备结婚了。所以说白释要被这个女人咬一辈子小丁丁了!真惨!女人真残忍!  

这个大姐姐叫二胖!事实上她并不胖,而且相当的漂亮!只是每次二胖看见我都会吐,所以我觉得二胖一定是因为咬了我男人的小丁丁而对我有着深深的负罪感!但是二胖从来不承认,她还找借口说是因为我长的丑!她在撒谎!我不丑,我很帅。不然为毛白释见到我怎么不会吐?  

白释:“因为我吐了十八年已经免疫了!-_-||”  

鉴于糟老头的去世导致我无家可归,于是白释和二胖热情的让我住在他们家。  

我没有拒绝。  

终于在我住在白释家第三周的时候,我遇到第一个值得我记录的罪恶——割肾医生!  

夜晚的街头,一个女人孤零零的靠着电线杆站着。脸上有伤,手里夹着便宜的香烟。  

黑色的丝袜和超短的裙子以及她迷情的眼睛可以断定,这是一位伟大的性工作者。  

看得出来,女人正在等人。  

而她所等的人也已经到了。  

一个中年男人快步的从街口的转角走来,看到女人后激动又无奈的抓住女人的手。看起来很是关心的问道:“他们又打你了?”  

明显这个男人并不是她的客人。因为她说:“没事的,我这样的贱货,不这样挣不了钱的。”  

男人的眼睛里闪过一起狠毒,但是转瞬即过。  

女人把烟掐掉,抬头看看远处的快捷酒店,说道:“我已经把房间开好了。赶紧开始吧!货色难找,得赶在天亮之前给把货送出去。不然童言就没救了!”  

男人放开女人的手,沉默了一会才说道:“童语,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做吗?一旦做了!这可就没办法回头了啊!”  

“没关系,没什么比我妹妹的命更重要的!谢谢你啊,张医生。”  

某快捷酒店里的房间里,童语用一个诱人的姿势趴在张德仇的身上,眼神幽怨,正在低声的抱怨着“张医生,这下怎么办?第一次就让货跑了,他可是记住我的脸了呢。要不就照我以前说的做吧。”  

张德仇情绪略显激动,大声的说道:“不行!我不同意!你非要折磨自己吗!我会想办法的!”  

童语低下头,眼睛里含着泪水,啜泣道:“张医生我真的很感谢你为我们姐妹做了这么多,但是走到今天这一步,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求求你了!”  

张德仇点头,迷情昏暗的酒店灯光下,张德仇看着童语,声音冰冷的问道:“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一支一次性注射针管插进来童语的脖子,童语闭上了眼睛躺了下来。  

第二天,这家快捷酒店的一间客房门打开着,浓重的血腥味正从里面飘出来。  

“咦?是客人忘记关门了吗?进入看一下吧。你好!有人在吗?”  

酒店收拾房间的大嫂在收拾掉n间房间后来到这间房间。然后,她就吐了。  

因为童语正浑身是血的躺在卫生间的浴池里!  

而我,正在被白释追。  

“胡二鱼你给我站住!你个混蛋!把钱还给我!”  

没错,我不出意外的替白释分担了金钱上的负担,所以他想杀了我。  

但是我知道,他永远不会。  

可是二胖会!  

于是我从白释家一路被追到了某一家快捷酒店的门前。只不过这家酒店生意实在是太好了点吧。从门口到半条大街居然全是人!  

于是我成功的混进了这些人群里面。人真的很多,导致白释和二胖没有发现我。或者说他们被眼前的热闹吸引了。  

于是我这种挤不进人群又没有个子的人只能听前面人的议论来分析事情的原因了。  

路人甲:“听说是个小姐来的,被割了肾呢!房间里全是血呢!哎妈呀!太可怕了!”  

路人乙:“不光是这个,听说是那个男的欠了高利贷,让他媳妇去卖!拿这个还高利贷钱的!没想到啊!最后居然把自己媳妇肾割了!禽兽啊!”  

路人丙:“嘘!你们懂什么!欠的是高哥的钱!快别说了!”  

忽然路人丙提到“高哥”这个名字,议论纷纷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然后,围观的人群像是躲瘟疫一样纷纷散去。当我终于有机会看清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二胖和白释也看到了我。  

就在我们三个人就那么对视了三秒钟之后,我首先开了口。  

我:“好巧,你们也在。”  

白释:“你tm给我站住!”  

二胖:“呕~”  

“看什么看!不就死个人!有什么好看的!特别是你们三个,心里承受能力不行就别看!说你们呢!听到没有!”  

一名警察不耐烦的往我们这边扫了一眼,然后他忽然不说话,捂着嘴开始吐。  

真是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行当什么警察呢。  

二胖将她新买的名为肾六的手机拍在我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指着上面的招聘信息说道:“给你找了工作!明天立刻去上班!然后挣钱还钱!”  

我茫然的抬头看着二胖,又更加茫然的说道:“我不要!”  

白释一手掏着口袋,一手点点手机屏幕,说道:“工作可是按天结的,一天五百多呢!你不考虑考虑?”  

我看了白释一眼,说道:“有你呢,还需要我挣钱吗?”  

白释忽然木讷了,继而发疯一般揪着我衣领说道:“你个混蛋!我真想把你杀了!”  

二胖无奈的拉住白释,劝道:“老公你别冲动!在家里杀了他我们会坐牢的……”  

最后,我还是选择妥协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笔墨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返回顶部